English 患者版
文学艺术

一份迟来50多年的汇报——献给百年二院的礼物

东院区病案室——何梦溪

爷爷今年90岁了,他的身体开始走不稳,记忆也渐渐模糊,岁月在他的脸上和身体上留下痕迹,许多年轻时候的事情,也不大记得清了,但是有一个经历,让他如何也不会忘记。

1964年的7月,在病房忙碌了一天的爷爷被叫去了二院的人事部门。刚下班的爷爷有些疲惫,但也急忙跑到人事部,见到李树棠科长,李树棠科长见到爷爷,连忙让他坐下,对他说:“这么急叫你过来,是因为北京外交部,让咱们二院抽调一名内科大夫,出国援外,到马里共和国去,明天就要到北京报到,具体情况要到北京才会详细告诉你,院领导已经决定了,让你去执行这个任务,你准备一下吧。”

爷爷听了李科长的一番话,身体的疲惫瞬间消散,充满了力量,身为一名老党员的他深知,咱们院把第一次援外的任务交给他,是组织上对他的信任与肯定,尽管艰巨却是光荣的。他想都没想就点头答应了,这一刻他的意识里没有小家,没有生死,只有义无反顾的去完成党交给的任务。

当时的奶奶在上海进修,而爸爸才两岁,被寄托在乡下姥姥家里。晚上爷爷回到家中,给奶奶打个电话,激动的说了上午组织上派他去马里共和国援外的事情,奶奶连连说好,但爷爷说着说着就发现电话那头的沉默,忙问怎么了,奶奶的声音带着些哭腔说到:“你第一次坐飞机,万一出事儿了怎么办?马里那个地方是在非洲,这么热,你能习惯吗?再说那边也不是很太平……奶奶说着说着就开始哭了起来,“我知道对于组织上派下来的任务,你从没有说过不,但要记住,一定要好好的回来,我和儿子都在这等着你……”说完泣不成声,奶奶对爷爷一向都是“你去哪我都随你,你说啥我都应你”,但跨国分离对于那时候的她来说是撕心裂肺的。爷爷连忙安慰奶奶,“你还不知道我,算卦的说我命硬,当年去前线支援,在枪林弹雨中给士兵们包扎我都没事儿,更别说现在是去援助,又不是打仗,它那里可没有枪子儿,太平着呢,放心吧。” 两个人又聊了会儿孩子,气氛算是缓和了许多,挂了电话,爷爷躺在床上,各种滋味涌上心头,在这个安静的夜晚,他第一次失眠了。

一大早,爷爷就到北京外交部援外处报到,进行了简单的培训后,爷爷回到家收拾东西,这时奶奶也从上海赶了回来,准备了大概一周,爷爷就坐上了去马里的飞机。临走前外交部领导向他有强调了这次任务的主要职责,这次马里之行是跟随中国一个建筑工程队,帮助马里建造三个工厂,爷爷需要负责工程队的医疗保健工作,任务完成后就回来,大约得两三年时间,让爷爷做好思想准备。爷爷坚毅的点点头,许诺不完成任务绝不回国。

对于我们成长在和平时期的年轻人来说,出国也许是个不足为奇的事情,但在那个刚刚和平解放的年代,去国外工作就意味着背井离乡,意味着随时面对无形的危险。这次行程,领导还交给爷爷一个特殊的任务,任命他负责“信使”工作,就是将国内寄往马里的重要信件和驻马里工作人员的工资交到马里大使馆。每每回忆到这个细节,爷爷都非常激动,因为这箱子中装着的东西牵动着数百人的心。当飞机飞过太平洋和地中海上空时,领导的嘱咐,人民的希望不断在耳边响起,他决心要做到人在东西在, 生死已置之度外了。飞机飞了10余小时,中途有转机休息,由于有外交权限,他随身物品不需要检查,就这样,终于安全到达了马里共和国首都——巴马科。

在马里期间,有一次陈毅副总理兼外交部长,到马里看望驻马里工作人员和建筑工程专家组人员,吃饭时,陈毅外长要喝小米粥,这下可把服务人员愁坏了,这里没有小米,就给他做了碗大米粥。陈毅外长由于长途跋涉,万里迢迢来到马里,天气炎热很不适应,饭后胃口有些不适,要请医生看看,于是把爷爷叫来。他问爷爷是从哪来的,爷爷回答到:“我是从河北石家庄来的,我是河北医大第二医院的内科大夫。”陈毅外长高兴地说:“河北就是北京嘛,北京就在河北嘛。”说着就笑了起来。从此,河北医大第二医院在马里也出了名,为二院挣了光,爷爷每次提到这都无比光荣。

爷爷说马里是非洲的一个小国家,是法国的殖民地,本国只有语言,没有文字,上层人员说法语,一般人都说当地语,街上或者商店没有秤,卖水果按“个”,买菜按“把”。中国驻马里人员很少外出,偶尔外出,稍微一走就出了国界。马里很穷,除了上层人外,一般人民生活很艰难,不断遇到小黑孩们,伸手向中国人要钱要吃的,有时也给他们一点。工程的进展很顺利,一切都在按照计划进行。尽管条件艰苦,很多生活用品都是自己动手制作的,口味也根据当地的环境改变了许多,但爷爷已经渐渐适应了马里的工作和生活。

可就在工程快完工的时候,却发生了一件大事,让这次任务提前结束了。

1966年1月,马里发生政变,大使馆的院子里不断有人投掷石子或砖头,于是领导决定让爷爷提前回国待命。回国后,爷爷又回到了河北医大第二医院工作,本想向院领导汇报一下在外国的工作情况,可当时正值文化大革命,院级领导班子都瘫痪了,这件事也就搁下了,这一晃儿就过了53年。90岁的他现在提到这件事依旧风趣的说:“这件事闷在我心里50多年了,再不说,也许会带着这些故事去见马克思咯,这次向组织汇报,也算向二院的百年院庆献礼了。”

这就是那一代老革命者的故事,没有小说中的惊心动魄,没有电视剧中的旷世爱情,确是实实在在刻在历史中的一笔,尽管一些细节随着时间在渐渐模糊,但是那种义无反顾的精神却时时刻刻敲打着我们的内心,激励着我们前进。

左一为爷爷何海聚 摄于马里

第一排左九为副总理陈毅 左十为驻马里大使 左八为大使夫人

第二排右五为爷爷何海聚

爷爷何海聚 摄于马里

主人公:

何海聚,男,1928年8月出生,中国共产党员,主任医师。

1759年7月毕业于河北医学院医疗系(本科),毕业分配到河北医学院解剖教研室,任助教。

1961年调入河北医科大学第二医院内科,任住院医师,主治医师。

1974年调至河北省委机关第一门诊部,任副主任医师,主任医师。

1995年离休。

点击量:4310
版权所有 @ 2012 河北医科大学第二医院  冀ICP备13012181-2号  邮箱:pub@hb2h.com
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和平西路215号  邮编:050000  总机:0311-87046901 
技术支持:天津市方卫信息系统工程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