员工风采

一个微生物检验者的天职和信仰引发的一抹犀利眼神儿……

一个一如既往忙碌的上午,大家正在处理标本。进修w大夫拿着一个平板过来问:“L老师,看看这个标本吧,我不太会出:ANC鉴定没出结果,是个分泌物,涂片为革兰阳性杆菌,应该没啥意义吧?”按照常规工作经验,阳性杆菌在分泌物检出一般考虑临床意义不大,”哦,好吧,那就按阴性出了吧……”话音未落,职业的警惕性让我忍不住又瞄了一眼血平板,心想“骨科患者?31岁,这么年轻? 那分泌物应该是皮肤或骨组织感染,如果是污染,应该是皮肤表面葡萄球菌属或绿脓变形,怎么会污染革兰阳性杆菌?而且这么纯的生长?”于是再看了一下麦康凯平板,也有微弱的生长。

图 1 BA24h培养

“患者这么年轻,一般不应该有什么免疫缺陷,骨科的患者一般为外伤性骨折,外伤后皮肤软组织感染,阳杆,奴卡?菌落也不像啊?”我又看了一下涂片,排除了奴卡菌的考虑,“那……还有什么样的阳性杆菌能引起骨组织或软组织的化脓性感染?结核?革兰染色不着色啊,而且普通培养不会生长啊????嗯?难道是---?!”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后,我决定:“这样吧,辛苦你们再给他染个抗酸”我对进修大夫说。

图 2 抗酸染色

一小时后抗酸染色结果:满视野细针状抗酸阳性杆菌!!!

难道果然是NTM?骨科患者怎么会有这个感染?打个电话吧!

L老师:“喂,你好,××床主管大夫在吗?我是微生物室,想了解一下患者情况。”

接电话者:“哦,管床大夫不在,你明天再打吧!”

----“对不起,你能不能再给我叫一下管床的进修大夫也行,我想了解一下情况”

----“哦,那好吧,我给你找主管大夫”

……

---- “你是主管的进修医生对吧?这个患者是什么部位感染,你们为什么会送分泌物培养啊?”

---- “哦,在当地诊所打针后臀部化脓入院的”

---- “伤口什么情况,蜂窝组织炎还是寒性脓肿?有窦道吗?”

---- “我也不太清楚,今天老师没在,出门诊”

---- “这样吧,我过去看一下吧?”

---- “好吧”

当赶到骨科病房,查阅病例后发现:患者因感冒在当地诊所注射解热镇痛药物后出现左臀部注射部位持续化脓性感染,曾在多家医疗机构就诊,伤口不愈达一个月之久。看到这里,我从病人病史上进一步证实了自己的判断,但局部感染根据病原菌不同感染组织的表现也有所不同,有的表现为蜂窝组织炎,有的表现为气性坏疽,有的表现为局限的化脓性病灶,有的表现为寒性脓肿……

于是,我和当天值班医生商议,可否看一下伤口情况?值班医生表示“可以,正好要换药,可以看一下。”于是我们走到了楼道加床的那个30岁出头的因臀部感染一直只能在床上趴着w患者。床旁是陪床“小弟”。看我们过去,仅瞟了一眼,就继续低头玩手机。大夫走上去,说:“我们换一下药啊。”然后解开了纱布。患者咧了下嘴,轻吟了一声。“小弟”猛地站了起来,怒喝:“你们要干什么?!”“换药啊”“换药?你给他弄疼了知不知道!”说着又近前了一步。我们哪位男大夫也是一位让人很有安全感很沉稳的大夫:“治疗总会有疼痛,你这么凶干嘛?”

“那你也不能把他弄疼了!”

“那你说吧,一点不疼谁也做不到,我们检验科的L主任专程赶过来给你会诊,大家都是想给你治好病,你要不想治就算了”小弟开始沉默,但整个过程,他自始至终愤怒的看着我们。我当时挺失落,大老远我跑过来,又图什么呢?

目的是为了看一下伤口,即便有插曲,还是看一下伤口情况吧:果然为寒性脓肿,引流管深度8-10cm,引流液开始为脓性,现在为稀薄血性。

图表4 患者左臀部伤口情况

图表 5伤口引流液

结合培养、涂片、病史及伤口情况,我基本上心中有了结论。于是跟进修医生交代,请主管主任回来了和我联系!

回到实验室,我又审视了一下现状:NTM的实验室检查目前我们还没有条件,由于该菌常易产生耐药性,治疗上相对于结核更复杂、更顽固,必须对它鉴定到“种”的水平并进行相应的药敏试验。于是,我习惯性的通过私人关系联系了胸科医院相关实验室及相关主任。下午六点,我院骨科主任打来电话,进行了沟通:我建议他进一步和我联系好的胸科医院实验室人员联系,再次送检标本,并将之前通过咨询获取的相关诊治文献资料Email了该主任。至此,我才稍稍感觉放下了一直紧绷的神经。

以上就是我这次事件的整个过程。对于患者的后续康复,不管过程长短,因为我们找到了原因,并施以正确的治疗方法,他肯定能康复出院!

这一年来我们检验科微生物室参与会诊、帮助过了60多例感染患者。虽然在这过程中,我们会遇到很多不理解,但是秉着“救死扶伤,为患者着想,千方百计为患者解除病痛”的理念,我们坚持做着自己该做的事。能够帮助到患者,看到患者解除痛苦,我们就很欣慰。

但这一次和其它会诊病例不同的是,在欣慰之余,却也有些失落。因为,我忘不了患者和陪同“小弟”的那一抹愤怒的眼神!

说实话,看完病人回来我当时内心是有一些纠结的:作为微生物室工作者能够在对患者病程、临床诊断一无所知,甚至临床没有相关诊断需求的情况下能够找到这株NTM,从专业角度来说是很“牛”的,并且我在忙的不可开交的情况下能够主动跑到病房查看情况,不可谓不竭心尽力。可是患者那自始至终冷漠的眼神啊,还有差点就打起来的插曲……我还有多大的责任心再去“爱“他们?……但是,冷静下来,我想,我救不了人心,但我找的到感染菌!这是一个微生物检验者的天职和信仰!所以,后面我又不遗余力的做了一系列“份外”的事,只有竭心尽力了,我想,对自己的工作来说,才叫究竟,才叫圆满。

况且,他的愤怒可能是有原因的,我们回顾一下非结核分枝杆菌 (nontuberculous mycobacteria,NTM) 吧:是分枝杆菌属内除MTB复合群和麻风分枝杆菌以外的其他分枝杆菌。医院环境多存在于用水系统,甚至某些NTM会对消毒剂及重金属耐受,当部分基层医疗机构因手术器械、注射器及医疗用水等使用不规范会造成手术切口,注射部位个体或群体的爆发感染。近年来,国内报道过多起NTM暴发流行事件。广为人知的98年深圳妇儿医院292人群体爆发流行,2010年河北省保定某诊所80多人群体“烂屁股”事件等。因此,该患者的愤怒可以理解,医疗机构的消毒不彻底造成了他的伤害,迁延不愈的伤口造成了患者对于整个医疗环境的敌对情绪。而此后,无论在你如何的良心、热心、责任心面前,他首先的态度就是敌对和冷漠。

不可否认,某些小医院、小诊所确实存在一些不规范的操作。可是不管怎样,我想更多的医务工作者依然在念着“生命所系,性命相托”的医学生誓言,在早出晚归加班加点尽职尽责。

虽然人人都渴求健康,可是医院的患者依然熙熙攘攘门庭若市。我们不可能消灭疾病,我们只能医护携手共同抗击疾病。医院的大楼每天有争吵或杀医,可是每天也有锦旗;我们的制度存在缺陷,但是依然在不断规范,在持续改进……

写到这儿,望一眼窗外,雾霾散了,窗下广场依然车流如注。

玉兰花开了,春天还远么……

检验科: 李继红 高羽高

点击量:3547
版权所有 @ 2012 河北医科大学第二医院  冀ICP备13012181号  邮箱:pub@hb2h.com
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和平西路215号  邮编:050000  总机:0311-87046901 
技术支持:天津市方卫信息系统工程技术有限公司